Wednesday, February 23, 2005

病了

早上鬧鍾一直響,我卻置之不理,頭重重的,全身酸痛,不想起來。好不容易起身坐著,還要靠著牆壁回神。回到辦公事,雙掌發冷,頭和頸背發燙,我又病了。天美說,我發熱了,給了我一包何人可。謝謝!

要怪就怪自己,剛病好一兩天,又忍不住巧可力的誘惑,本來打算吃一小片,結果吃了6片。糟了,一吃下去,身體開始感到熱氣,口很干,很渴,一直拼命灌水退熱,還是於事無補,結果害到我昨晚三更半夜上廁所上了三次,睡眠質量嚴重受損。

同事們,你們可要一整天面對著充滿病態而且快樂不起來的館主。


2 comments:

thecosmos said...

不客氣啦,舉手之勞而已。

小濟 said...

妳的病況如何了?最近很忙,所以沒有時間去探望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