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uly 05, 2005

童年---羽球

打羽球是我的最愛,也有我不少的童年回憶。以前,住在鄉下,屋前屋後總有很多空地。爸爸和叔叔有空時,就陪我在屋前打羽球,有時風很大,明明可以打得到的球,卻被風吹走了。雖然如此,我還是打得不亦樂乎。

爸爸喜歡打網前球,每次我氣急敗壞地跑到前面接球,又接不到的時候,他就在那邊得意地笑。他也會重復地把球送到我打不到的位子,看我打不到的時候,又露出胜利的樣子。

每次要打球的時候,我都很高興地把羽球網拿出來,然後把一邊的繩子綁在可可樹,另一邊則綁在芒果樹。後來,芒果樹生病了,青綠的葉子轉成黃褐色,一片片慢慢地凋落,令人看了心疼。結果,她比可可樹“先走一步。”

可可樹是我的驕傲。談起可可的事候,我都會很光榮地告訴人家,我嚐過可可果實的味道。至今,我還記得可可那有點酸甜的獨特味道。它的果肉很稀薄而己,吃得意猶未盡。

每次吃可可的時候,婆婆叫我不要把種子丟掉,要把它晒干,然後她要拿去賣。

小小年紀的我覺得很奇怪,為甚麼有人會要買“種子”,腦子裡裝滿了許多????。後來,婆婆告訴我,晒乾的種子可以磨成可可粉,製成巧可力或飲料。那時候,我才恍然大悟。

3 comments:

小雨 said...

童年是在乡间渡过,那里是一个普通的椰答屋,屋前两棵椰树绘成了楚河汉界的羽球场,每天傍晚,两棵椰球下总是微风迎面中带着嘻笑声。

直到今天,有时午夜梦回时,仍然发现自己在椰答屋内与友人追逐嘻戏,睁开双眼,是耶是稣,是真是假,倒是让我迷芒了起来

辛德瑞拉 said...

你們有可可樹、芒果樹、椰樹、我則有紅毛丹樹,每次羽球飛到紅毛丹樹,就順便爬上樹吃紅毛丹。

魷魚 said...

我也有同樣的記憶。
但不是和爸爸。叔叔。
而是玩伴。姐姐。
我家屋外有棵nangka樹。
被許多椰樹包圍著。
常常在玩捉迷藏的時候,因為躲在椰樹下而擔心被椰子擊中。
但椰子是有眼睛的。
它從來不曾擊中任何人。